行李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行李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越南特工团令人难以应付的部队解放军把他们打成收尸队

发布时间:2021-01-07 16:10:09 阅读: 来源:行李绳厂家

越南特工团,令人难以应付的部队,解放军把他们打成收尸队

当越军终于弄清楚现在防守在扣林山上的是他们打过多年交道、令人头痛的老对手时,对疯狂炮击所能产生的效果不得不重新加以考虑。

他们改变了策略和战术,除仍不时用炮火对扣林山阵地乱轰一阵之外,还特意把他们引以为豪的“军中骄子”——特工部队调到了扣林山,企图挽回一点面子。

越军特工部队全称为“特种精锐战斗工作部”,正式创建于1964年,是在抗法、抗美战争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一支“高度运用游击战术”的特种部队。当年,美国曾吃过这支部队的苦头,惊恐地称它为B52。

的确,这是一支十分油滑、狡诈的,令人难以应付的部队。

其成员一般都经过精心挑选和严格的游击战能力训练。他们单兵战术全面,战斗协同纯熟,作战经验丰富,善于独立活动,战术严,十分强调“秘密渗透、力避纠纷,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并在战斗之后能非常迅速、巧妙、有序地撤走。

越军特工部队的这些看家本领,按说,并非什么新鲜玩艺儿,内容都是从我国古代军事著作及我军近代革命战争中“窃取”的。然而,当越军特工人民把这些战术使用于扣林山地区时,就不能不对我军构成一定的威胁。

扣林山地区属亚热带山岳丛林地,这是越军特工最熟悉的战斗生活环境。

我军在明处,越军特工在暗处,空间上我军处于不利位置。

他们是瞅机会进攻,我军得时时设防,时间上不占有主动。

越军特工人员正是依仗这些有利因素,对我扣林山阵地进行了一连串的试探性偷袭。有好几次他们曾趁着夜色浓雾,一直摸到我军阵地前数十米甚至数米地方,企图捞一把就溜,幸亏我军哨兵及时发现,他们的阴谋才未得逞。

针对越军特工部队的作战特点,在前指机关的具体帮助指导下,部队进一步加强了阵地管理,采取了针对性措施:一线阵地上采取明哨与暗哨结合,固定哨与流动哨结合;火器配置上长短结合、远近结合,工事上真假结合等方法,严防特工的袭扰;同时,也为防止暴露阵地情况,明确规定,情况不明不开枪,不在有效射程内不开枪,不打则罢,打则必打敌要害之处。

10月10日晚,细雨笼罩了整个扣林山,驻守在某高地的六班战士何繁荣接了岗。他披着雨衣,顺着战壕来回巡视,警惕地注视着一切可疑的地方。凌晨1点左右,他发现阵地前方约400米的茅草中突然闪了一下微弱的亮光,紧接着,在其左侧又闪了一次!

何繁荣立刻警觉起来。是萤火虫?不是,虽说扣林山萤火虫极多,但在雨夜中出来活动的极少。是磷火?电不像!磷火通常是青蓝色,而刚才闪过的亮光却是略带暗黄!

何繁荣报告了班长谢庭亮。谢庭亮起身摸到战壕边仔细观察,在又一次一闪而过的亮光中断明:这是越军特工人民使用的微光电筒发出的光亮。谢庭亮通知全班同志迅速奔赴各自的战斗位置,不准发出任何声音,作好反偷袭准备。越军特工人员一边排雷,一边向高地推进。当他们摸到阵地前100多米的地方时,再没了动静。两个小时过去了,越军特工一动不动隐蔽在荒草中。他们在窥测,在观察,在看我阵地上有何反应,是否发现了他们。六班的同志们电同样一动不动地守在各自的位置上,任凭细雨湿透了衣服,晚风吹得四肢冰凉。

大家未发出一点声响,静观敌动静。这是敌我双方一场毅力和智慧的小小较量。4时30分左右,越军见我一切如常,立即迅速向六班阵地开始运动。爬在最前面的两名越军特工只穿着一条绿色的裤衩,浑身上下包括脸部全部涂上了一层伪装色,绿黄相杂,横涂竖抹,形象颇为可怕,如同两名出没于旷野的野鬼。10分钟后,这两名特工摸到了第一道战壕边,用随身携带的破坏钳将铁丝网轻轻剪断,、一前一后进了战壕,他们紧张地四下窥探了一下,确认没有危险,于是向跟在后面的同伙发出了一个安全信号,两人则继续向第二道战壕摸来。就在他们刚刚爬到第二道战壕边沿时,一串火舌从距他们不到3米的地方猛烈扫来,这两名特工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第一道战壕里。

打响这一枪的正是班长谢庭亮,两名越军特工的一举一动早被他看在眼里,之所以迟迟没有开枪,正是为了诱使后面的越军再靠近一点。越军特工毕竟是经过严格训练并精心挑选的,他们一面就地寻找隐藏位置,拼命抵抗,一面派人冲上来抢尸体。趁越军抢尸之机,六班的同志们又用手榴弹一阵猛炸,连队的六○炮也向其可能撤退的方向和地段进行炮击,终于使这些亡命之徒惨败。

当天色放亮后,六班的同志们越出战壕前去打扫战场,只见阵地前一片狼藉,尸体碎片和血污沾满了周围的山草树枝,火箭弹、雷管、炸药、通信器材等散落在山坡上,这一仗究竟打死打伤越军特工多少,越军一直秘而不宣,不过,战士们在阵地前看到被手榴弹片击穿并沾有血迹和脑浆的越军特工军帽有6顶。

炮击不能奏效,特工又碰了壁,越军只有龟缩回阵地中,与我军据险相峙,同时故伎重演,派出狙击手藏于我军阵地附近,用冷枪伤我军战士。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上级给扣林山每个连队也配了一支狙击步枪,对越军“冷枪手”及阵地暴露人员给予同样的还击。这是一种射击精度异常准确的单兵武器,枪管长、子弹大、射程远,只要目标被套进瞄准镜中的十字划线上,极少有逃脱的可能。

十连驻守的阵地离敌军阵地最近,连长李文海用这种狙击步枪先后敲了7名敌军,同时还留下了一个“瞄白打黑”近乎笑话的真实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中午,我军某阵地哨兵发现450米外高地有越军活动迹象,便向李文海连长作了报告。李文海和副连长黎艾增赶到阵地前观察,透过望远镜,只见10多名越军正在高地修筑工事,一名身穿白色短袖衬衣的越军横挎一支枪,在周围巡游放哨。

李文海命令黎艾增组织六○炮班作好射击准备,自己则提起狙击步枪悄悄向前运动了10多米,找到一个有利位置,决心先敲掉这名身着白衣的哨兵。

就在这名哨兵被套入瞄准镜后,不想从旁边跑来了一个身穿瑶族黑衣的越军。不知什么原因,两人你击我一下,我拍你一下,互相缠在一起打闹起来。李文海仍就继续跟踪目标较为显著的白衣人,并在他俩相对安静的瞬间扣动了扳机。谁知就在子弹出瞠的一刹那,穿黑衣的又猛地窜到了白衣人前缠住打闹。于是,等子弹飞到高地上时,正巧击中了黑衣人的背部。白衣人大惊失色,挽起黑衣人立即向后逃跑。此时,由黎艾增指挥的六○炮兵开了火,一发发炮弹飞向目标,在越军中炸响,顿时死伤一片……

当天傍晚,越军派出两辆打有红十字旗子的救护车开到阵地,运伤员,拉死尸。出于人道主义,战士们让这些“红十字会员们”安然完成了这一苦涩的使命。

聚培训网

写作素材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