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行李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屠宰联合体的下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58:49 阅读: 来源:行李绳厂家

乔驾驶他的红色敞篷车沿着56号公路奔驰着。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内华达州的热风吹吹拂着他金色的长发。他踩着油门,红色跑汽车时速超过了100 公里。

在他旁边的位置上是他美丽的妻子珍妮。珍妮23岁,是典型的美人修长的小腿、飘逸的金发、美丽的蓝色大眼睛和巨大的胸部。珍妮是乔的新娘,他的第二妻子。他为了珍妮的性感而离开了他的第一个妻子。去年,乔在她生日时为她买了一双人造乳房。自然,他考虑到这是可以满足自己的投资。

珍妮从她的黑的太阳眼后向他微笑着。她穿着一条紧身黑色迷你裙,交叉着她的小腿,大腿从臀部以下几乎都赤裸着。她的上身是一件低胸衬衫,露着她光滑而平坦的小腹。

乔离开了高速公路,拐进了一个标着「公众屠宰场」的岔路。他把手伸过去放在珍妮的膝盖上。「我们几乎到了,甜心。不用等太久了。」

乔是拉斯维加斯一个赌场的工作人员,近来他的债务就要到期,而他的现金正在减少。在下个月他需要一笔额外的现金以支付一些债务和沉迷与赌博而造成的亏空。他知道屠宰场会为珍妮美好的身体支付很高的价格。

公众屠宰场在拉斯维加斯城外,是为政府的屠宰抽奖而建立的。所有超过二十岁的女人都会参加抽奖。每天,二百个女人被选中到屠宰场报道。客户会为女人肉付出昂贵的代价,它们的味道品尝起来好象野生的霜降牛肉一样美味。

被屠宰抽奖选中的女人,会得到一小笔补偿,支付给女人的父亲、丈夫或其他被指定的受益人。不过,屠宰场也接受志愿者,会按她们的肉的质量支付更多的费用。

乔知道屠宰场会为买下珍妮结实的身体而给他个好价钱。他自己推测她的身体会得到A 级或更好的。「珍妮,你知道吗?比尔上个月捐献了他的女朋友。她被评为A 级,他们为她的肉付给他二千元。」

珍妮微笑着:「你说的是莎莉?我在比尔的宴会上见过她,她很漂亮。我不知道她已经不在了。」珍妮看着前面500 英尺路边的屠宰场。看着它让她很紧张。

没有人真正了解那个地方里面的东西。送货人只被允许在接待区留下他们的女人,并在零售点获得费用。建筑物的其他地方被防护着不允许接近。珍妮知道她很快就会发现那里有什么了。

「乔,亲爱的。我们进入前,我要你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当然我完全属于你,我也高兴能帮助你。但是我不能说谎,我有一点害怕。我不想死。你能再考虑一下吗?」

当他停在停车场里后,乔对珍妮微笑着说:「对不起,亲爱的,没有其他的方法了。下星期二我要给鲍伯三千元,而你火热的身体将会确保我有足够的现金过完下星期。」

他们匆忙的下了红色敞篷车走进接待处。建筑物的一边双层的大门开着,其他一些人正穿过它们进入接待区。

乔和珍妮走进了接待区。整个房间都是白色的,被灯光照的非常明亮。在房间的另一端有一个柜台,后面站着一个全身都穿着橡胶工作服的男人。柜台上面的墙壁上有一个非常大的布告:「所有的肉注意:请除掉所有的衣服及装饰品,到接待员那里等候进一步的指示。

所有的监护者请跟着你们的肉以便领取货款。」

珍妮把她的太阳镜交给乔,开始解开她衬衫上的钮扣。「珍妮,亲爱的。谢谢你的理解。这是你为我做的最好的事情。」

珍妮脱掉她的衬衫和迷你裙,露出了她的黑色蕾丝胸罩和内袜,一滴眼泪顺着她的面颊留了流出:「我爱你,乔。」

乔解开了珍妮的胸罩扣子,珍妮则褪下了她的内裤。她摘掉她的耳环把它们交给了乔。乔把珍妮的所有东西都放进一个提袋里。他们走到和全身都穿着橡胶工作服的男人在说话的一队人的最后。屠宰场的所有工人都穿着同样的白色橡胶工作服。珍妮颤抖的想着他们或许是为了建筑物里某个地方的实际需要才这样做的。

在珍妮和乔前面排着二对顾客。他们可以屠宰场的工人在对第一夫妇说话。

他好像正按着一本手册在读:「欢迎公众屠宰场。你不再是女人,你是肉。

作为肉,你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人权。你要竭尽所能的服从所有的命令。如果犯错误就会被惩罚。肉不允许说任何话,除非被明确地告诉回答问题。肉唯一允许发出的声音是痛苦的叫声。下面的各项问题有监护人回答。肉的人类名字和抽奖号码?」

站在队前面红色短发女孩旁边的男人回答了问题。「香农。史密斯。抽奖号码4598-4567-3214. 」

屠宰场的工人检查一下了他的目录:「她是昨天的奖券胜利者之一。您只将会获得标准的补助,明白吗?」

「明白。」

「您和肉是什么关系?」

「我是香农的父亲。」

「肉的高度和重量?」

「五英尺三英寸,她的体重是一百一十五磅。」

「肉里面有任何其他的物体吗?」

「没有,先生。她是干净的。」

「你有任何问题吗?」

「有,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

「在我们这里完成以后,你们穿过后面的门,在那里你的肉将会确定等级。

确定等级后你会得到一张收据。你出来时间,出纳会付给您费用,然后您就能离开了。」

「很好。」

屠宰场工人把一个手持装置放在红发女孩的脸上,抠下了板机。这个装置刺穿女孩的鼻孔,给她带上了一个鼻环。女孩痛苦的哭泣着。鼻环上带着一个标签,显示了她的肉编号。

「你是肉编号是A568. 屠夫只将只会叫你肉A568,你明白吗?」

红发女孩捂着脸小声说:「是的,我明白了,先生。」

「穿过门。」男人和他的女儿肉A568走进柜台后的门,消失在分级房间里。

下一对走到柜台前,屠宰场工人用相似的方式说:「欢迎公众屠宰场。你不再是女人,你是肉。作为肉,你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人权。你要竭尽所能的服从所有的命令。如果犯错误就会被惩罚。肉不允许说任何话,除非被明确地告诉回答问题。肉唯一允许发出的声音是痛苦的叫声。下面的各项问题有监护人回答。肉的人类名字和抽奖号码?」

男人说:「丽莎。罗利。抽奖号码4555-5986-2178. 」

屠宰场的工人检查一下了他的目录:「我的目录上没有这个号码。这是一个志愿者吗?」

「是的。」

「您见会得到志愿者的价格,比标准价格要高。通常志愿者的价格是标准价格的150*. 您满意吗?」

「这对我来说没有关系,我只要摆脱这只母狗。」

「您和肉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女朋友,她惹怒了我。愚蠢的娼妓!」站在他身边的女孩愤怒的看着他。她是个高大的浅黑色女孩,留真短短的头发。她的肌肉非常发达,挑站似的看着她的男朋友。

「肉的高度和重量?」

「五英尺十一英寸,一百二十五磅。」

「肉里面有任何其他的物体吗?」

「啊,她有再循环的乳房,还有一个廉宜的舌骨,不过我没有从她的嘴里拿出来。」

屠宰场工人走到丽莎面前握住她的左乳房。「这里再循环的乳房,你将会得到每个一百元的赔偿。在下个分级房间她会在被屠宰之前去掉乳房。不过我现在就能处理舌骨。」

男人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把钳子和一把锋利的剪刀,他命令女人张开嘴。

女人睁大了眼睛,她推着男人:「别想,你这个杂种!」

男人一脚踢在她的小肚子上,她痛苦的跪在了地上。「不许说话,肉!」他让带着挑衅的母狗来屠宰场的男人撑开她的嘴。他用钳子夹住女人的舌头,把舌头拉出嘴唇足有5 英寸,并飞快的剪断。他把舌头扔进柜台下面的垃圾桶里,女孩的嘴里冒着血泡。

现在,屠宰场把他用在第一个女孩身上机器扣在流着血的母狗的脸上,刺穿女孩的鼻孔。

「你是肉编号是A569. 屠夫只将只会叫你肉A568,你明白吗?如果明白就点

头。」

女人跪在地上点着头。

男人在地板拖着他的女朋友颤抖的身体进了分级房间。她翻了个身,用她的恐惧的目光看着珍妮。血顺着她的下巴留到了她的大胸脯上。

当肉A569和她的男朋友消失在门后,乔和珍妮走到柜台前。工人看着珍妮微笑着对他们说:「欢迎公众屠宰场。你不再是女人,你是肉。作为肉,你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人权。你要竭尽所能的服从所有的命令。如果犯错误就会被惩罚。肉不允许说任何话,除非被明确地告诉回答问题。肉唯一允许发出的声音是痛苦的叫声。下面的各项问题有监护人回答。肉的人类名字和抽奖号码?」

乔回答男人说:「珍妮。李。抽奖号码9844-5454-2111. 」

屠宰场的工人检查一下了他的目录:「我的目录上没有这个号码。这是一个志愿者吗?」

「是的。」

「很好,您见会得到志愿者的价格。」

「太好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卖掉她。」乔看着珍妮说,「我希望为她的肉值最好的价格。」

「您和肉是什么关系?」

「珍妮是我的妻子。」珍妮抓住乔的手紧紧的握住他。

「肉的高度和重量?」

「五英尺九英寸,她的体重是一百零五磅。」

「肉里面有任何其他的物体吗?」

「隆过乳的乳房。」

「您或许听到我告诉前一个客人的话,我们为每一个再循环的乳房补偿一百元。」

乔回答男人:「是的,我知道。我为省点钱买了再循环的乳房。」珍妮从不知道乔为她买的是再循环的乳房,一听到这里她恐怖的看着他:「你这个杂种!」

屠宰场工人猛的抽了珍妮一个耳光:「不许说话,肉!」

乔看着她笑道:「对不起,甜心,但是我想你无论如何会在这里结束,所以我不愿意在你身上浪费钱。」乔从一结婚就考虑到带她去屠宰场了,但是他很喜欢和她作爱。在她的抽奖号码被选中前,他主动捐献她以便获得更好的价格,这可以说是他的赌徒本性。他感觉到她的数字很快就会被抽到,所以现在就帶珍妮来到了屠宰场,他最大限度的利用了她的身体。

屠宰场工人笑着拿着一个附着签条的装置走到珍妮面前。装置上面有一个挂着标签的小环。男人捏住她的下巴,把装置对准她的鼻子。金属杆插进了她的两个鼻孔。珍妮安静的站着,男人按下了装置板机,给她的鼻子穿上了鼻环。标签挂在她的鼻子下面,碰到了她的嘴唇。珍妮看不见标签,但它让她真切的感觉像一块肉。

「这一个标签上标着你的肉编号A570. 处理间的屠夫只回叫你着个数字。你

要完全听从他们的命令,这样会使你的处理更容易。你明白吗,肉?」

珍妮因为恐惧而麻木的没有回答男人。

「说话!」

珍妮吓了一跳:「是的,我明白!」

「现在进门去确定等级。」男人告诉乔,「带她去确定等级后,他们将根据这块肉的质量给你一张收据。出纳将会支付你收据上的价格,或者你也可以在出口外面的屠夫商店使用它。」

乔对男人点了点头,抓住了珍妮的手。他几乎是拉着她进入了分级房间。珍妮由于恐惧变得麻木,努力的忍住转身逃跑的冲动。身为乔的妻子,她必须服从他,但这正是她惊恐万分。

他们穿过门走进分级房间。在这边,一些女人被吊在从天花板上垂下拉的锁链上停着。每条锁链下面都有一个巨大的不锈钢肉钩。每个女人的双手都被结实的绳子捆在一起,吊在肉钩上。一个屠宰场工人依次拨弄并刺着了每个女孩并在笔记板上作着记录。在房间的中间是一个大壁炉,烙铁插在热煤里。房间深处,一个女孩的屁股上被烙上烙印时发出了痛苦的尖叫。

当珍妮被领到一个肉钩下面时开始哭泣。一个屠宰场的工人向珍妮走来。他拿起她鼻子上的标签以便更好的看清楚。

「好的,肉A570,让我们赶快完成好送你去处理间。手放到前面来!」

当珍妮把她的双腕举到身前时,发出了呜咽声。男人用准备好的绳子紧紧地的捆把她双腕捆在一起。他降低了锁链,把她的手腕套在了肉钩上。然后,他升起了锁链,珍妮发现她被自己的双臂悬挂了起来,只有一只脚的脚趾可以刚刚碰到地面。

「好了,肉。给你一个警告。无论你怎么想,如果你抗拒我,你就会死在这里,而且你的监护人什么也拿不到。作块好肉,那么你的监护人就会获得他的补偿。」

珍妮看着乔点了点头,他从进了房间后就好象有点烦躁不安。她感觉到男人捏、戳着她身体的各个部份。他为了测试坚固程度而捏着她的屁股,并在笔记板上作了一个标记。

他用皮尺测量了她的大腿周长和腰围,又作了一个标记。然后他测试了从她的胯下到脚趾的长度,也作了一个标记。

他用一只手粗暴的分看了她的大阴唇,用另一只手把一个牛刺插进了她的干燥的阴道里大约八英寸。珍妮痛苦的尖叫起来,但是当男人打开了电流开关时,她停止了尖叫、在锁链上抽搐着。他让电流保持了二秒种,当他完成的时候,珍妮的整个身体都是汗水。

「很好的反应,肉。」男人在他的笔记板又做了另外一个标记。「先生,乳房是填充的还是真的?」

乔有点震惊,但敏捷地告诉男人:「哦,是填充的,我想我应该告诉你在她进去被处理之前你应该先去掉它们。」

男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好的。」他走过火坑,从炽热的煤里拿起了一个带标志的红热的烙铁,然后回到了珍妮身边。他在珍妮身后站好,自己检查了两遍笔记板后把红热的烙铁前的标志贴在了她左半边屁股柔软的肉上。珍妮在锁链上痉挛的如此猛烈,以致于乔以为她的胳膊会被扯断。她尖叫的比乔以前听到的任何一次都响亮。男人让标志贴在她的屁股上停了20秒钟左右才拿开它,烟从被烧焦的肌肉和皮肤上冒了起来。然后,男人把标志压进了珍妮的右半边屁股的肉里,她再次痛苦的开始抽搐。

珍妮的尖叫声和她旁边的另一个女孩发出的混合在了一起,她也正在被烙上标志。乔注意到这个女孩没有珍妮吸引人,也比较胖,他估计她的级别不会很高。

当男人给珍妮的屁股打完烙印后,他把使用过的烙铁放回了火坑中。当他回到珍妮和乔的旁边时,他向乔祝贺说:「恭喜您,先生。这块肉的等级是AA,是今天优秀的范例之一。这是个志愿者吗?」

乔握着男人的手:「是的,我自愿捐献了我妻子。」

「很好的选择,先生,您会从她身上获得巨大的利润。我要放下她并切掉她的乳房了。不过我先要确定她的用途。」

男人取出黑色的油笔在珍妮的后背上作了一个大大的记号。乔看见他写的是大写的「部份」。「高级肉通常会被指定烧烤,但在这个季节对比较小的定单有大量的需求。」

男人放下了珍妮,她赤裸着双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她因为痛苦而呻吟着,被烫伤的屁股留满了汗水。烫伤几乎无法忍受,但是她必须保持自制力以便自己的情况不会更坏。

男人拿着一把小刀走到珍妮面前:「现在保持安静,肉。我要除去那些植入的假乳房,好让其他的女人使用它们。」

男人用一只手抓住她的左边的大乳房,另一只手拿着刀放在她的乳房上。他把锋利的刀锋切进肉里,并且稳定用它沿着乳房的曲线。他绕着乳头保持的深度慢慢的切开,直到整个的胸部上部被切开。他熟练的用手指撕开肌肉,用两个手指把义乳拉出了肉袋。他检查了一下义乳,然后把它放在旁边的一辆手推车上,上面放着其它一些相同尺寸的义乳。然后,他在她的右乳房上重复了这个步骤。

珍妮几乎没有从这步操作中感到任何的痛苦,因为她仍然剧烈的感受到她燃烧的屁股带来的疼痛。

珍妮赤足站在地板上,胸部变的十分平坦。两个曾经丰满的乳房变成了空空的肉袋悬挂在胸前。血从切口流了下来,但令人惊讶地是没有多少。穿工作服的男人在笔记板上标注完了全部的印记,然后从笔记板上取下登记表递给了乔。

「这是你的收据,先生。等级AA,志愿者,两个义乳。这块肉的价格是$3,200.请到外面的屠夫商店找收银员,他们将会支付给您肉的费用。」

「谢谢。再见,珍妮。谢谢你的理解。」他拍了拍她的屁股并走出了房间,从珍妮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

珍妮独自站在地板上等候着任何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男人对她说:「你穿过那道门,房间里的男人会问你的肉编号指示。你要告诉他们你是A570、切成块,然后你就闭上你的嘴等着。他们是非常忙碌的,如果你专心完成让你做的,处理的过程将会很容易。你将会成为一块好肉,非常柔软。你看起来好象有什么要说的?」

「我不想死,」珍妮低声说。

「嘿!你当然不想,不过没有人会关心。就法律来说你已经死了。现在不要在说这些废话。穿过门!」

男人把珍妮推到了门的方向。门上写着一个大大大单词「处理」。可以听见从门后传来机器的声音和惊恐的尖叫声。其他的女孩和她一起走进了那个处理间。

房间里有很短的一队女人等着被被登记。一个穿着沾着血迹的白色橡胶工作服的工作人员拿着笔记板站在门旁边,向每个女孩询问着肉编号和她们的处理指示。

珍妮前面的大部份女孩都要被切开,她们被命令靠墙站好等着叫到后被处理。

不过珍妮前面还是有二个女孩要被用于制作香肠的材料,她们被命令在另一边站成另外一队。珍妮对工作人员说出了她的肉编号,并告诉他她要被切开。

「是的,你会做的很好。走过去和女孩站在一起。」珍妮很快就靠墙站,她看见了一条男人走到二十多个排成一排的女孩队伍前,抓住一个女孩的手腕把她来到了房间的中间。

「肉A545,你是下一个。我需要一些肋骨和屁股。」肉A545尖叫着被推到房

间中央的一张桌子旁。屠夫把她拖到桌子上,手里拿着一把大切肉刀。

「手放在脑后,肉。」躺在桌上的女人照着做了的。切肉刀在剁在了她的腰上。随着切割屠夫从她的左腰上片下了一块肉片,正好在她的屁股和最下面的肋骨之间。屠夫走到了桌子的另一边从她的右腰上也切下了同样的部位。粉红的灰白色的肠子挤到了桌上,屠夫用一把快刀把它们从女人的小肚子上切掉。然后,他拉过两个肉钩,用不锈钢的钩子刺穿了她双个手的手掌。他拉着钩子上的铁链把它们拉到天花板上,女孩被拉离开桌子悬挂起来。她的手被钩子吊着,双脚离开地板大约有四英寸。屠夫用他的刀继续扩大她腰部的切口。当他完成时,她的下半身和上半身之间只靠脊柱连接在了一起,可以看的很清楚。他拿起一把大号骨剪,插进了她的胸骨下用力向上推挤。经过有力的几次推动,他煎开了她的胸骨,让她的肋骨在她的身体前面敞开。他用力拉着左边的肋骨,完整的把它被从她的身体上撕开,露出了她的肺和仍然跳动着的心脏。他用刀子切开连在脊柱和肋骨的皮肤、肌和软骨,从她的身体上撕下整个的左骨丢到了在桌子上。他在她右边的肋骨上重复了同样的程序,右肋也被扔到了桌子上。女孩仍然被自己的双手悬挂着,她的残躯只剩下了脊柱和最重要的器官(心和肺)。血水在她身体下面的地板上汇集正了一个小池塘,内脏、碎肉堆在上面,让地板变的很光滑。另一个男人把一个大好电骨锯放进了她的双腿之间并打开了刀锋,他操纵电骨锯切过了她的阴道和屁眼一直向上,直到彻底分开了她的胯骨和下体。当他切到了到达了她的脊柱底部时,他切断了尾锥骨,她的下体分成两半掉在了地板上。他拿起它们放在桌上,用切肉刀切下了屁股;他剔出膝盖骨,准备用大腿制作火腿,随后砍下足,留下小腿准备制作肉片。他完成以后回到挂着死去的女人的肉钩前。

他用切肉刀从肩部切下了她的右臂,她的头和脊柱被左手单独吊着,然后挖出了她的心和肺。他抓住她的红头发,从肩部切下了左臂,然后把头和脊柱放到了桌上。他用小刀剥掉了长着红发的头皮,剜出了两颗大眼珠,将它们丢进放满了其它眼球的大桶里。他从肉钩上摘下双臂并剁掉双手,把手、脚、膝盖、头和脊柱扔进一个写着「汤料」的大柜子里,然后把腿、胳膊、屁股和肋骨放到了手推车上。

另外一个女孩被拉进了房间。「肉A562,我们需要在屠夫商店展示一个烧烤者,躺到桌子上。」男人把她推到桌边,她肚皮朝上躺了上去。他用一把大砍刀利落的砍下了她的头,血从脖颈里喷了出来。他电锯切割她的手臂和腿。很快躯干就和四肢分开了,他把她的残躯翻了个身。男人把一根5 英尺长的金属钎插进了肉的食管里,用力地推动着,直到金属钎从死去的女人的屁眼里穿了出来。男人切开了她的小腹,拉出了里面的内脏和肠子。他把她的腿肉剃下来塞满了她的肚子,然后缝合了切口,把她放在了烤肉手推车上。然后他推着车穿过房间后面的一道门离开了。

另一个男人来到桌子前,剥掉了她的头皮和头发,放进了一个放站其他头发的桶里。他从头盖骨里剜出眼球放进了放眼球的大桶里。然后,他把头的剩余部分扔进了汤料桶里。他拎着装满眼球的桶走到另一张桌子前。他把一百多个眼球均匀的倒在传送带上的一些金属盘子里,然后倒上了巧克力冰淇淋。混合了眼球的巧克力冰淇淋种非常好的餐后甜点。

另一个男人拿着一个笔记板走到女人队伍前。「好了,肉,我们要给城市里的屠夫商店提供一些二等份和四等分的肉排。下列肉到切割机报道,A520、A526、

A534、A568、A570和A578. 走到切割机那里进行二等份和四等分,现在。」

女人们走向房间的另一边。珍妮的数字也被叫到了,她和另外五个女人一起走了过去,就如同她们被命令做的一样。「A520,来这里。」当男人命令时间,一个高大的浅黑色皮肤的女人走可过去。在男人面前是一个6 英尺长的巨大金属,上面是锋利的刀口。楔子被设计成把女人分成两半,她们被放在楔子上后用一个大橡皮槌敲打,强烈的打击可以让楔子把肉切成两半。男人把A520放在楔子上躺好,让她肚子向下。为了以防外一,他用铁链把她的手腕和脚踝锁在了楔子的两边。然后,他拿起了橡皮槌,它看起来大约有45英磅重。他把它高举过头顶,猛的砸在女孩的屁股上,把她的下体砸进了楔子的刀刃里。楔子插进女人的双腿之间深深地进入了女孩的身体大约有4 英寸。血液从女孩被撕裂的身体里喷了出来。

男人的槌子再一次落下,这次砸在了她的后背上。她的身体更深入的被嵌进了楔子。这次,楔子完全分开了她的胯骨,停在了她巨大的乳房之间。男人又一次砸在她的肩膀上,她的从脖子以下被完全地分开了。她的胯骨掉在了楔子两边,金属楔子上只留下了斑斑血迹。最后一击打在了女孩的头上,屠夫完全把肉分成了两片,它们倒在了楔子两边的地板上。男人解开了尸体的手腕和脚踝上的锁链,把内脏从肉体里到了出来,然后他用肉钩穿过她的脚把两片肉体吊到了天花板上,这样他可以把肉直接推进冷藏仓库。

A526是下一个,她被命令躺倒在地板上。男人用肉钩穿过她的双脚,女孩痛叫起来。他们把女人拉起来倒挂好。一个男人拿了链锯没有丝毫犹豫的切进入她的阴部。锯切过了女人的肚子,当脊柱被切碎时间,锯子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一些肉块和骨头混合和血水从肉体内喷涌了出来,把男人的白色工作服染成了红色。

当链锯经过脖子到达下巴时,他把它从肉里拉了出来。另一个男人抓住她沾满鲜血的长长的金发向后拉,把她的脖子暴露在链锯之下。她的头很快就被割了下来,男人抓住她的头发把头扔到了附近的一张桌子上。分成两片的肉挂在空中彼此碰撞着,内脏从肉里流了出来。他们把用水管把内脏从尸体里从出来,把两片肉推进了冷库车间,然后开始准备下一个女孩。

他们抓住A534带她到了一个固定着圆锯的桌子前,打开了锯子。他们从头到脚逗弄着肉,最后决定把肉按照定单四等分。他们把A534放在桌子上,让圆锯通过她的两腿之间。一个男人抓住女孩的脚踝开始把她拉进锯子,另一个男人按住她的肩膀推着她。当刀锋切进桌子上的女孩的身体时间,她发出了尖叫。刀锋利索的切开了一条缝隙,吐出血、肉和骨头。抓她的脚踝的男人戴着的护目镜很快就被血水盖住了。她的脊柱和胸骨飞起来碰撞着他的脸,在刀锋切过她的心脏之前女孩就死了。他们让锯子完全切过地女孩的身体,分开了她漂亮的面蛋。男人们从分成两半的女孩肉体上清理掉肠子和内脏,然后他们把二等分的肉横过来从腰部切成了四份。

A568是下一个,它是香农。史密斯红色短发的女孩,她的父亲已经把她送了进来。他们把她放在沾满了血水的桌子上。一个男人抓住了她的脚踝,另一个抓住了她的手腕。他们拉着她通过了锯子,从腰部把她切成列两半。他们倒干净她的躯体。然后,抓着她脚踝的把下面半截放在桌子上,从香农的盆腔切了过去。

另一个男人抓着手腕,把她向前推去,从她的头盖骨切开了她的上面半截,她的肉体被送进了冷藏车间。

珍妮是下一个,一个男人抓住她把她推到肉钩下面,他把肉钩的尖端插进了她的肩膀,刀锋深入了她的胸腔但没有伤到任何的主要器官。他们把她吊离了地板。珍妮痛苦的惨叫着,踢动着她的双腿,但着只会加深她的痛苦。她啐了一个屠夫,男人退缩了一下擦了擦他的脸。「愚蠢的娼妓!你这烂肉。我要让你为侮辱我付出代价!」他推着她的身体顺着导轨移到了一个大锅前。「你要进汤了,母狗!嗨,拉里,把其余的汤肉拿来。」

拉里推着手推车走过来,上面放着许多女孩的不同部分,比如手、脚和头。

愤怒的屠夫把珍妮移动到汤锅沸腾的水面上,然后慢慢的把她放了进去。当她的脚趾接触到热水后,珍妮猛烈的挣扎着蜷缩了起来。男人把她一直放到了腰部。

同时,拉里把大块的肉扔进了水里。在他把头扔进水里之前,他把身份标签从每个头的鼻子上拉了下来。珍妮看着每块肉在水面上漂浮了片刻之后沉了下去,她的腿和屁股在水中慢慢的转动着被煮成红色。忿怒的家伙把她留在锅里,然后就去继续完成他的其他工作了,珍妮被慢慢的煮熟。

房间的另一边,两个女人正被用同一根肉钎穿刺以便烤烤。金属肉钎插进一个女孩的屁眼,通过她的躯干后从她红色的嘴唇之间冒出了她的嘴。肉钎插进了第二个女孩的屁眼,她的洞被堵在第一个女孩的嘴唇上,肉钎穿过了第二个女孩的躯干从她的嘴里露了出来。两个女人都明显怀了孕,婴儿也被串在了一起。二个男人砍掉了女人们的四肢后把她们抬出了房间。

在房间角落里的巨大绞肉机后面排着大约15个女孩,等候着她们最后的命运。

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男人抓住排在队伍最前面的女孩的,帮助她爬上短梯登上了突起的平台。平台上是一条停住的运送带,她爬到了上面。男人命令她面朝上躺好,她丰满的乳房在胸脯上急促的起伏着。一条固定在运送带上的金属带被绕过她的脖子,男人把它锁在适当的位置,女孩最终被永远的固定在了运送带上。

他启动了运送带,她开始向绞肉机移动,脚在前面。当女孩的脚进了绞肉机后,她尖叫着猛烈的抽搐着。血雾从她的小腿喷了出来,沾满了她的整个身体。

20秒后,她被送到了腰部,已经昏迷了过去。这时候,一大堆肉堆已经出现在机器对面的运送带上。女孩的碎肉加进调味料后将被熏成香肠。当女孩的上体几乎都进去时,男人抓着她的头发拉出了她的头。既然她没有被剃光,那么她的头发就不能进去。男人把头扔进一个向下的处理槽里,没有女孩知道它通到哪里。男人停下传送带后帮助下一个可怜的女孩爬上了运送带。

同时,珍妮的腿和屁股的肉已经被彻底煮熟了。男人那着一个大肉叉来到汤锅边,他把叉子插进她左边的屁股里。叉子很容易的就进入了红色的肉里。当男人向下拉时,肉离开了她的骨头了露出了她腿上的白骨,他对她的右腿也进行了同样的处理,然后把她放进沸腾的肉汤里,肉汤淹到了她的脖子。忿怒的男人离开时喊道:「留下这母狗的头。我要切开她的头盖骨插进她的脑袋里,愚蠢的女人!」

男人把二百磅新鲜的剁碎的蔬菜倒进了汤锅,沸水溅了珍妮一脸。珍妮痛苦的昏迷了过去,再没有醒来,她死时感觉到了彻底的绝望,就象一块肉一样。男人很快地剁下了她的头投到了地板上。他们从她的尸体上拔出肉钩,让她沉到了锅底,她和其他的肉块、蔬菜一起被煮熟。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煮沸之后,热度被调整到了慢炖,超过三百磅的白骨被从汤里捞了出来,里面包括了珍妮的整个的骨架,除了她的头,它仍然被扔在屠宰车间的一个肮脏的角落的地板上。骨头会被卖给艺术家做作珠宝或其他趣的艺术品。

几个小时以后,被珍妮啐过的男人抓起她的头放在了一张桌子上。他用一把大刀切开了她的天灵盖,把脑浆到在了桌子上。然后他蹲下在从前活着的美丽的女孩的头里拉满了肮脏的大便。他把她的头扔进了处理槽里,再也没有看到她。

乔在走进了屠宰场前面的肉店。肉店前面的玻璃窗户里放着一个大烤箱,可以让顾客清楚的看见里面的东西。两个无头、无腿、无臂的躯干被串在铁钎上放在375 度的烤箱里转动着。两个的肚子里都塞满了肉和面包。香气让人流出了口水,毫无疑问可以增加售卖量。

肉店里面的玻璃柜台里展示着被冷冻着的切成不同形状的女孩肉。一些完成的身体排成一排放在一边,每个都已经被斩首并砍掉了四肢。其中二个已经被切开拿掉了内脏,另一个则割掉了乳房,其他的都还没有被人碰过。一个牌子放在肉的肚子上「整体烧烤:$15/磅」。

在烤肉的旁边是七、八个整条从髋骨上切下的大腿,其中两条上还留着脚,其它的脚都已经被切下放在前面的冰块上,并被贴上了「汤料」的标签。

大腿傍边冰上是一大堆乳房。旁边是一打的剃光了毛的新鲜阴部肉。一半阴部已经被剃掉了骨头,而另一半还留着耻骨。屠夫说骨头可以增加味道,而无骨的阴部肉很适合在丝网烤架上烧烤或或串成肉串。

柜台里还有大堆的包装好了准备销售的香肠。旁边是的从女人肚子上切下来新鲜肉块。这些肉块有一英寸厚,很适合油炸。大队的手指、脚趾和耳朵堆在橱窗的一角。这些可以油炸或烧烤成极好的开胃菜。

柜台后,一个屠夫正从挂在天花板上的一片肉排上切下肉片。它左右摆动着,一条手臂垂在血腥的地板上。从肉的颜色上看,它已经被冷冻了好几天。

另一个屠夫建议乔试试一些新到的肝。乔尝了一小块后觉得不错,决定买一磅作为明天的晚餐。他还买了没有脚的腿子和一些女孩的手指。作为餐后甜点,他买了数十个冻在巧克力里的眼球。他为自己的今天的晚餐买了二个无骨的女阴。

全部一共$500,他用卖珍妮身体的收入很容易就支付了。

乔原想明天到肉店买下珍妮的阴部自己亲自烧烤肉它。但他不知道珍妮实际上被活着煮成了汤而没有被切开。当然,他也没有方法可以认出她的部分。所以,他决定买两个其她女人的阴部,并想像它们是他自己的可爱妻子的阴部。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唐才子 金币 +12 好文章!

新水浒破解版

天龙3d变态服

蜀山神话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