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行李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吕雉为何不喜欢戚夫人吕雉是怎么杀戚夫人的

发布时间:2021-01-06 11:15:11 阅读: 来源:行李绳厂家

吕雉为何不喜欢戚夫人?吕雉是怎么杀戚夫人的

吕雉和戚夫人都是刘邦的老婆,吕雉是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皇后和皇太后,吕雉也是秦始皇统一中国,实行皇帝制度之后,第一个临朝称制的女性。而戚夫人远远没有吕后那么有作为,她仅仅是一个后宫女子,但刘邦对于戚夫人的爱似乎比对吕后还要多几分。戚夫人哪里知道,在这份浓情的爱意里面,藏匿着甜蜜的杀机。

汉元年,刘邦东征,过定肉时得定陶美人戚姬,伴随军中,后来戚夫人便怀孕了,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如意。在刘邦登基后,吕后帮助其剪除异性王之后,分封诸子。太子刘盈是吕后生的儿子,刘邦不待见他。在诸子中,最喜欢的是戚夫人的儿子赵王如意。刘邦常说,刘盈为人仁弱,不像他,如意倒是像他几分。且还常在戚夫人宫中,把如意抱在膝上,对如意的喜爱超过了刘盈,废立太子的想法已是溢于言表,吕后坐不住了,她想当初要不是她在家操持,哪有你刘邦的今天,年老色衰就宠幸别的女人就算了,还想改立太子。越想越生气的吕后,自然是不会放过戚夫人的。

网络配图

汉十年,刘邦在朝堂上正式提出废太子刘盈。朝臣始而惊仔,继之强烈反对,尤以刘邦的同乡周昌反对最强烈,刘邦只得作罢,吕后感激周昌又从张良处得计,这才保住了太子之位,关于废立之事,戚夫人也是一心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多次在刘邦面前提到,刘邦也没办法只得安慰戚夫人,他深知吕后的势力极大,日后要是死了戚夫人的日子定不会好过。汉高祖十二年刘邦去世了,太子刘盈即位,年仅17岁,吕氏尊为皇太后,辅佐裁决政事。

戚夫人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吕后临政的第一件大事是派人把戚夫人抓起来,囚在深巷,把戚夫人的头发剪去换上粗布麻衣,每天在庭院舂米,生活凄惨唯一的念头就是她的儿子如意了,此时的吕后已经将毒手伸向如意,派人将如意接到宫内,刘盈知道母亲的用意,特意和如意住一起,谨防母亲对其下手,但如意还是被吕雉毒死了。如意一死,吕后就派人砍去了戚夫人的手脚四肢,又让人剜去了她的那双美丽的眼,再用药熏聋耳朵,强迫她喝下哑药,然后扔在厕所里,做成人彘。戚夫人就这样在受尽折磨之后,无声地死去了。

一个女人,被抢了老公抢了爱,然后还预谋夺儿子的权位,逼得吕雉母子无处安身。对于戚夫人,吕雉只有对她残忍的报复,恐怕才能消灭心中的仇恨吧。

拿破仑战争从1793年一直延续到了1815年,期间只有1802年-1803年之间的短暂和平,五分之一的英国家庭被卷入其中,这一比例甚至超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农民和工人,银行家和织工,乞丐和艺术家,作家和读者……战争影响到了每个人。

在简?奥斯汀的小说,战争永远不是直接呈现的,而是以曲笔隐含的背景出现在那些精致的象牙板上,奥斯汀的一家与战争有着直接的关系,她的哥哥亨利是牛津郡民兵的军官,后来成了军需承包商。她家的几个亲戚都在当地知名的志愿兵。奥斯汀曾经幽默的讽刺皇家陆军军官的红制服对女性的吸引力。《傲慢与偏见》写中:驻扎在麦里屯的那个民兵团就要开拔了,附近的年轻小姐们立刻一个个垂头丧气起来。几乎处处都是心灰意冷的气象。在失望的小姐之中丽迪雅·班纳特是其中的幸运儿,她听说自己可以到军队聚集的布莱顿去,立刻就开始“遐想着她就坐在这样的一个帐篷里,至少和六个军官在同时柔情蜜意地调情”。

网络配图

如果说奥斯汀对陆军的印象不太好,那她对海军则偏爱有加,奥斯汀的两个哥哥,弗兰克和查尔斯都在海军服役,《曼斯菲尔德庄园》里范妮对哥哥的思念肯定有奥斯汀本人的真情实感,当时的读者很多估计都有范妮和哥哥威廉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经历:马车她的企盼中欢快地来到了。既没有什么虚礼,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来耽搁相见的时刻,威廉一走进屋来,范妮便扑到他身边。

在《曼斯菲尔德庄园》里奥斯汀还描写了战时繁忙的朴茨茅斯港口,可能都是奥斯汀个人经历的某种描述,在给哥哥弗兰克的信中,奥斯汀提到正在写的小说,问他是否介意借用他所在军舰的名字,用于小说人物的军舰,那正是威廉服役的“画眉号”。奥斯汀在书中说,那无疑是正在服役的最漂亮的轻巡洋舰。

在奥斯汀最后一部作品《劝导》中,着力描写了一群海军军官。在奥斯汀的笔下,他们不仅拥有巨额的财富,较高的政治地位,同时他们的外貌,气质也受到了众人极大的赞赏。故事的背景,正是拿破仑战争结束了,“天下太平了,有钱的海军军官就要回到岸上。他们都要安个家。”凯林奇大厦的房客克罗夫特将军参加过特拉法加战役,后来一直住在东印度,男主人公温特沃思上校8年前只是一位贫穷卑微的副牧师,但是参军让他发了家,如今有了二万五千镑的财产,赫赫功绩又把他推上了很高的职位,他不再是个无名小卒。至于他为什么能从西印度发了财,奥斯汀无需解释,当时的读者都能心领神会。

网络配图

奥斯汀还在《诺桑觉寺》这部写于1789-1799年的小说中,让小说中的恐怖和现实中的恐惧交叠在了一起。当时正处于食物短缺,暴乱频仍,银行破产的时期,1800年英国颁布《综合条例》,宣布工会违法,工人与资本家的冲突加剧,而爱尔兰时常爆发起义,当时的英国还谣传不久法国部队就会入侵英伦。《诺桑觉寺》里的凯瑟琳·莫兰带着严肃的口吻说道:“我听说,伦敦马上要出骇人听闻的东西。”这话主要是对蒂尔尼小姐的,蒂尔尼小姐不觉大吃一惊,她马上联想到了骚动,然后她的哥哥解释说:你谈到伦敦会出现恐怖,任何有理性的人马上就会意识到,这话只能是指巡回图书馆的事,可我妹妹却这么理解,她立即设想到圣乔治广场上聚集了三千名暴徒,袭击英格兰银行,围攻伦敦塔,伦敦街头血流成河,第十二轻骑兵团是全国的希望所在,它的一个支队从北安普敦召来叛乱,英勇的弗雷德里克·蒂尔尼上尉率领支队冲锋的当儿,楼上窗口飞下一块砖头,把他击下马来。

即使是简,这个被称为避世主义的作家,也无法离开那场漫长而残酷的战争。

全国肺癌医院前二十名

子宫衰老的症状表现

北京301干细胞价格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