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行李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半夜回家的表弟-(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2:32 阅读: 来源:行李绳厂家

小鹏高中毕业了,经过了黑暗的高中阶段,他现在总算是解脱了。经历过高中生活的人都知道,高中生活可能是他这辈子经历过最艰苦的一年。

小鹏的成绩一直不错,平时的压力也一直不小。小鹏每天什么都不做,只是一味的学习,保持自己的名次。功夫不负有心人,小鹏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他总算是考出了好成绩,接下来,就是只要好好选一个学校就好了。

姑姑知道小鹏考试考出了不错的成绩,心里也很开心。她邀请小鹏去她家里度假,小鹏本来不想去的。姑姑家住在乡下,没有商业街,上网的信号都不好。自己想要和朋友见面都困难。

小鹏的父母工作很忙,平时在家的时间也很少,小鹏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在父母的要求下,小鹏还是决定去姑姑家住一段时间。去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气也不错,他记得姑姑家里有个比自己小几岁的表弟。也许,自己可以跟表弟好好的联络一下感情,那里一定还是有可以玩的东西。

小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见过表弟了,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了。还像是以前那样的胖嘟嘟的,脸上总是脏兮兮的。这样想着,小鹏竟然有点期待和表弟见面了。

第二天,小鹏早早的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打算去姑姑家。昨天已经给姑姑打过电话了,听说自己要去看她,姑姑也非常的高兴。他带了一些礼物打算送给姑姑,很长时间没见了,不知道姑姑会不会喜欢。

姑姑的家很远,要坐很长时间的车,小鹏害怕自己到姑姑家已经是晚上了,所以提前出门了。车子驶出城市,高楼大厦变成了稀稀拉拉的农房。清油油的农作物看上去很喜人。小鹏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这里的风景很漂亮,姑姑家能住在这样的地方也很不错了。这里不是闹事区,四周很安静,只有车子行驶的声音,甚至还能听见几声鸟叫声。这样的环境让人感觉太舒服了。

下车以后,他就看见姑姑已经现在那里等着自己了,姑姑的样子没有很大的改变,只是苍老了一些。想起姑姑小时候对自己还是很疼爱的,小鹏心里就泛起了一股有点酸酸的感觉。自己应该早点来看姑姑!

姑姑热情的接待了小鹏,放小鹏将送给姑姑的礼物放到姑姑面前的时候,姑姑激动的两只眼睛都红了。小鹏给了姑姑一个拥抱安慰姑姑,她的生活一定很艰难,双手粗糙不堪。

晚饭,姑姑做了一大桌子的好吃的。小鹏奇怪的问:“就我们两个人吃吗?姑父和表弟不在家吗?”

姑姑笑着说:“就我们吃,你多吃点,你姑父在外打工,平时很少回家。你表弟参加同学的生日去了,今天也不会回来了。晚上你就睡他的房间吧。”

小鹏点点头说:“好的。”姑姑做的饭菜很好吃,小鹏的爸妈经常不在家,没有人给他做饭,他有很多时间都是点外卖吃。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他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姑姑微笑着看着小鹏。

跟姑姑聊了一会天,姑姑就说自己累了,想休息。这也难怪,姑姑每天从事的是体力劳动,辛苦了一天肯定已经很累了。小鹏就让姑姑早点去休息了。

小鹏洗漱完毕,来到表弟的房房间。表弟的房间跟普通男孩的房间一样。干净素色的床上用品,角落里放着一个篮球,看来表弟还是很酷爱运动的。更让小鹏感到高兴的是,房间里面居然还有电脑。旁边就有一个路由器,这里还可以上网。小鹏很想玩玩游戏,但是没有经过表弟的允许就玩他的电脑,也太没有礼貌了。他想想还是算了,于是就上床睡觉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鹏似乎听见了吱嘎一声,好像有人轻轻的打开了房门。难道是表弟回来了?

他本来想翻身看看,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很累,身体重的像是翻不动一样。接着就是脱衣服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小鹏听得一阵头皮发麻。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活人躺在这里,难道表弟没看见?表弟看见床上多了一个陌生人难道不感觉到惊讶?

这样想着,那人已经躺下了。现在可是夏天,小鹏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气跟着这个人躺了下来。小鹏发了一个冷颤,牙齿也开始打颤了。他开口说了一句:“表弟,你怎么回来了?”

那人并没有回答,而是挪动身体向着小鹏的方向靠了过来。这人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很大的湿气,那气息喷在小鹏的脖颈处,凉气森森。是不是表弟喝醉了,口里的气息这么的重。

小鹏觉得很不舒服,去参加聚会,一定会喝酒的,但是也不用喝这么多。喝醉了还回来,这样多不安全。小鹏也不好说什么,他只能这样背靠着表弟继续睡觉。

过了一会,小鹏就要睡着了,忽然感觉到身上一沉,一只手臂搭在自己的身上。小鹏有点无语,这么大的男人了,睡觉还有抱东西的喜好。他抓住表弟的手,想拿开。

但是,就当自己碰到那只手的时候,他心中一惊,自己抓住的那只手湿漉漉的,透着刻骨的寒冷。这不像是一个活人应该有的温度。况且浑身湿漉漉的,怎么也不会觉得舒服吧。

小鹏猛地坐了起来,他转过头,看见一个人正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躺在床的另一边。小鹏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他不确定自己刚才经历的是真实的还是自己在做梦。

他猛的掀开盖在那人身上的被子,一个青年男孩躺在那里,眼睛大大的睁着,却毫无生气。这个人已经死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了。那么,刚才他怎么开门进来的?小鹏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他惊恐的尖叫起来。就在那一刻,这个人忽然变成了一股黑烟钻进了小鹏的身体。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遍了全身,小鹏的惨叫声越来越大,但是旁边的姑姑一点反应都没有。

第二天,小鹏很早就起床了,他看见姑姑高兴的喊了一声:“妈!”

姑姑高兴的说:“回来就好,以后再也不要离开妈妈了。快来吃饭吧!”

小鹏兴奋的点点头。

闲置转让二手三筒烘干机整套

孝感标准壁厚MPP电力管&

热轧角钢厂家等边角钢江门角钢黑角铁价格行情

江西八角形钢管厂不锈钢八角管厂马路杆子

忻州七孔梅花管优越性能优势

旧逆变器回收西安正规逆变器回收高价收购

低氮锅炉济南低氮锅炉诚信企业

道路洗扫吸尘车小区扫路车

台州市天台县消防管道查漏报价

五斛堂霍山石斛价格用户的一致选择